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550678香港开奖结果 >

哈哈哈哈嗝——摇不到号的人们第一次笑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5-11 点击数:

  15日晚,刷爆朋友圈的 GQ 年度人物大派对上,唯独缺少了年度企业家——蔚来的创始人李斌的身影。就在民生美术馆这厢觥筹交错,星光熠熠之际,李斌和同事们在排练着第二天将在五棵松的凯迪拉克中心里举行的蔚来 ES8 新车发布会的细节。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的行程永远是满满当当的。“我现在就是一个创业狗。” 在今年夏天接受智族 GQ 采访的时候,他这样开起了玩笑。在今年四月的上海车展上,蔚来斥资2000万人民币打造的巨大场馆里,李斌曾带着高管亲自为参观者讲解,每天早晚各讲一次,连讲十天,在介绍里,我们知道年底上市的 ES8 是一款高性能智能电动7座 SUV,它对标特斯拉的 Model X,采用全铝车身和底盘,以及空气悬挂等先进配置。

  而16日——“蔚来日”——则是 ES8 这款重磅作品的公众首秀。对于高烧不退、轰轰烈烈的“互联网造车运动”而言,首秀是摆脱“PPT造车”等公众质疑的第一步,也是一家初创企业至关重要的期中考试。这场大秀,对于关心关注电动汽车的消费者和媒体来说,都是一份行业风向标式的答卷,和国产汽车在全新时代的第一枪。

  对于现场万名应蔚来之邀乘机而来,承包了北四环所有五星级酒店的预定车主和好友们而言,这个夜晚的确不仅仅是一辆车而已。在下面的视频里,我们拉住了漂亮的第7126号车主于媛媛,请她来聊聊这场车主的狂欢,以及为什么会选择 ES8。

  16日早上的蔚来媒体群里,有人拍下了一张北京窗外湛蓝如洗的天空。“Blue sky coming 今天成真了。”

  “Blue sky coming” 是蔚来的口号。2014年,李斌看到了一张北京雾霾围城的照片,下定决心要做出自己的电动汽车。这家公司被命名为蔚来,寓意来自未来。在一封公开信上,他提出了自己对蔚来的核心构想:“我们不仅仅是一家汽车公司,我们的使命是为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

  在情怀和理想之外,作为一个企业家,李斌更愿意以稳健的方式,保持自己的节奏运营这家公司:“这年头少讲情怀,讲情怀的话人家觉得你是大忽悠,你去做好了,商业理想如果不根植在一个成功的商业实践上面,说什么都没用。”

  而在这个空气清新(且并不会被理想窒息)的蔚来之夜上,他和身边的 ES8,仅用了几个简单的数字和现场演示,就获得了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全场雷动掌声和欢呼。

  他说,ES8 整车拥有650马力的澎湃动力,0-100km/h 的加速只需4.4秒;

  他说,ES8 电池将在综合工况下能够续航 355 公里,而在60km/h的等速行驶状态下,更能续航超过500公里;

  他说,让我们欢迎下一位朋友,随即一辆无人驾驶的 ES8 打开右转灯,缓缓驶上了展台;

  他现场演示了这辆 ES8 的自动换电站和“三分钟换电池”技术,2分56秒56之后,演示车换出了一块崭新的电池。他长舒一口气说,虽然排练过近万次,但在这么多人面前换电池,他还是紧张得手心冒汗;

  当他报出 44.8 万的定价时,全场的观众似乎跳闸了半秒钟,随即爆发出阵阵惊呼和掌声。这辆对标特斯拉 Model X 的竞品车,居然卖出了对手 1/3 的价格;

  而当他计算出补贴和租用电池计划后,北京地区27.54万元的售价,月租仅需1280元时,现场的欢呼和口哨声,则让人误以为是梦龙乐队提前惊喜出场。有购买其他品牌电动汽车的车主又激动又生气,差点流出了眼泪。

  融资规模已达200亿的蔚来,目前是吸金能力最强,投资人阵容最豪华的互联网车企:马化腾、雷军、俞敏洪、熊晓鸽、刘强东(当然,还有我们刚刚在突破奖的红毯上见到的章泽天,她透露李斌在饭桌上只用了15分钟,就让刘强东拍板投资)……均参与了这家企业的投资,就连以行踪神秘出名的顺丰快递老总王卫,也在发布会开始前闪现在五棵松。

  但李斌只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解释 ES8 这些远超竞争对手的傲人技术指标。在第二天的采访上,李斌对媒体强调了他以用户思维出发的雄心壮志:“我们想为用户打造一个有温度的、自由的、交朋友的地方……只要汽油车能去的地方,蔚来 ES8 都必须能到达。”

  为此,他在发布会上用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解释这辆七座 SUV 的应用场景、自动驾驶系统、用户服务、能源计划、能与车主互动、一键报修和充电、以及车主生活的线上社区蔚来 App 等等,而投资人刘强东的京东和王卫的顺丰,还能将快递通过一次解锁的功能,直接投送到车里。

  当他和联合创始人李想同时出现在台上的时候,画风突变,气氛变得温馨了起来。这两位覆盖几乎全部国人的汽车内容网站的领军人物,在车里互相笨拙地递起了奶瓶。全场哄笑,因为他们看起来就不是专业的奶爸——不过第二天的媒体稿件里,记者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提到这独一无二的“亲子模式“和”女王副驾”,并提起了如同头等舱待遇一般的副驾驶座位。

  比这两位在台上卿卿我我的创始人更呆萌的,似乎只有 NOMI (Know Me)车载人工智能系统了。这套拥有单独屏幕的系统拥有可爱的表情,以及如同多啦 A 梦的口袋一般繁多的功能:调整各种车辆设置、导航、雾霾天清洁车内空气、异地呼叫充电和道路救援(对于车主全部终身免费),甚至还能帮助一车人拍张佛系的堵车合照。

  而在2分56秒的自动换电黑科技之外,他还强调了 NIO Power 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全面覆盖:除了免费安装的超级充电桩外,蔚来为65%没有条件安装独立充电桩的国内车主们设计了换电+移动充电车+一键代客充电+国家电网并网充电的组合拳。到了2020年,蔚来计划在全国重点城市建立 1100 座换电站,投放1200辆移动充电车。

  ES8 的自动驾驶系统 NIO Pilot 的部署,恰逢北京开放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时机。这套系统使用最先进的 Mobileye EyeQ4 自动驾驶芯片和23个感知硬件,而软件更具有推送升级的能力。目前问世的自动驾驶汽车,包括特斯拉在内,都还在使用上一代的 EyeQ3 系统,运算能力仅为 EyeQ4 的八分之一。

  当然,这一切林林总总的数据,对于他来说,都不如赶紧交付新车重要。第二天的媒体见面会上,有人问他能否展望2018年无人驾驶技术的进展,他略作思考回答:“就别展望了,先卖了车再说吧。”

  又有人问他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大规模的 ES8 交付,他的回答则是:“我们300万公里的长期测试还未结束,一旦完成,我们就能以千辆级的速率交付新车。否则,万一到时候李想(蔚来创始投资人,也是汽车之家的创始人)写一篇吐槽我们的文章就麻烦了。” 全场一阵哄笑。

  发布会接近尾声,李斌振臂高呼,请出了他最爱的乐队“梦龙”—— Imagine Dragons。没错,就是那个横扫 Billboard 排行榜,曲风宏大,为《变形金刚》制作主题曲的乐队。

  这和他温文尔雅的性格似乎并不相符。在经营易车网阶段就曾与厂商有长期友好合作关系的李斌,在传统汽车商眼里曾像是门前温文礼貌的客人。他坚持不使用“供应商”这个拥有上下级关系隐喻的名词,而将大家统称为“合作伙伴”。每年蔚来都会召开这样的合作伙伴大会。今年的大会上,他们与德国大陆集团商讨,推进主动式空气悬架的国产化——而 ES8 也是这个价位上极少使用主动式空气悬架的车款之一。

  不过,在越来越标签化的科技公司世界里,缺乏个性的 CEO 更容易被注意力分散的公众遗忘。在蔚来成立至今的三年里,他行事低调,极少抛头露面。而现在,他需要给自己挂上另一档了:“我发现现在没有态度好像不行了。” 他感叹道。

  高调起来的他,似乎更增添了一些属于“挑战者”的豪气。在发布会的现场,他毫不避讳与特斯拉的对比问题,而在回应对生产质量的质疑时,他更直白地说,“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过特斯拉早期的车,如果今天我们用特斯拉早期的质量标准来交付给大家,你们谁愿意买?……你拿现在的中国品牌和特斯拉2013年产的车看一看谁的质量好,五菱宏光都行。”

  针对代工商江淮汽车生产水平的质疑,从合作关系敲定一开始,就不曾平息。刚与郭台铭在早餐桌上会面的李斌,在记者会上的表态更直接:“人家(富士康)不是又产小米,又产苹果吗?这有什么问题呢?”

  也许,对于他来说,低调与高调之间,本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节奏。“对你在什么样的一个阶段,你得有很清醒的认识。”李斌曾这样表示。

  创立蔚来之前,有一年李斌去爬雪山。他有高原反应,在5000米高的大本营,第二天要出发登顶,前一天晚上,体力很弱的他告诉自己,假如第二天体力恢复四分之三就上山。第二天一大早,他打开帐篷,坐在那里等太阳出来。太阳慢慢出来了,“你感觉自己的能量就开始往上涨,自己就有这种感觉。”觉得差不多到时候了,就控制好节奏,登顶成功。

  在不断的试错和摔打中积累能量,拥有厚积薄发的曲风,有张有弛的节奏感,也许这正是李斌青睐梦龙乐队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梦龙表演的那首《On Top of the World》,也许正是今晚的蔚来未说的理想之一。

  蔚来中心(NIO House)将成为车主线下生活社区,并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广州、杭州、成都、合肥、苏州和武汉率先开设

  特斯拉的出现,让用户评价车辆体验的维度变得更加丰富。车机软件、交互体验、自动驾驶乃至车厂提供的整体服务,都将影响一辆车的口碑。“我们自己从来都不管自己叫蔚来汽车,而是‘蔚来’,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李斌说道,“与传统汽车厂商不同,我们为用户提供的绝不只是一辆车而已。”

  在十二月刊的杂志里,我们曾邀请特斯拉车主们畅谈对爱车的看法。大多数人提出,特斯拉的内饰设计虽然富有科技感,但也过分简陋,连基本的杯架、储物空间都被省略;有些车主还表示对座椅并不甚满意,认为从用材到设计都达不到一辆豪车的水平。

  而在16日的发布会上,李斌特别放出豪言,表示 ES8 的内饰,能达到百万级豪华车的水平。

  舒适的 Nappa 皮质遍处可寻,副驾驶座位更有“女王模式”,几乎能完全放平

  也许这就是在采访蔚来 ES8 车主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不少特斯拉车主的原因——有的甚至通过车主群统一组织提交定金,一起购买。“我们群里好几个都是2014年第一批购买(Model S)的车主,对电动车特别了解,然后又对蔚来的理念很赞同,就一起下了定金。” 于媛媛这样解释道。

  显而易见,目前国内的充电装置及配套设施的现状,并不利于电动车大规模的普及。目前预定 ES8 的许多车主,都曾拥有过使用电动车的经验,也对电动车的限制有亲身的体验。对于许多准车主来说,续航甚至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担心最多的,是由于充电设施的缺乏,而导致爱车趴窝的窘境。

  现在,李斌即将面临的挑战还不止这些。他多出了 NIO Power 和 NIO App 两项辅修科目。这套人、车、App 的通路,或许是未来汽车企业的必经之途。也许有许多车评人会仔细讨论电芯密度、电池组结构、全铝车身的防刮蹭等细节问题,但真正打动用户的,无非是一套完整的、为用户用车体验进行全新设计的体系。这套体系的落实,比任何豪言壮语都要更有说服力:换电站如何保证供应、如何改变消费者买电池的观念、如何确保电池的稳定性、如何快速地覆盖到所有的重点城市,甚至在政府补贴终止后如何继续保持价格上的竞争力——这全都等待着蔚来的回答。

  李斌的谨慎一直伴随着蔚来走过这三年。“我觉得车没卖出去,或者卖出去以后没有好的口碑,那都不能算数,我觉得最难的时候肯定还没到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比如说你的车有个质量问题,那你怎么面对?”

  不过,预定的车主们似乎很有信心——即使他们预定的创始版明年3月才能发货,而预定基础版的车主,更将有长达十个月的排队期。

  一位下了订单的汽车博主写道:“在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之际,与其旁观,不如参与其中,而最好的参与方式,就是成为电动车车主。”

  另一位昨天刚刚通过 iOS 临时预定通道下定的朋友则说,“最最重要的是蔚来是一家醒悟了的汽车制造商,他们周全的服务让消费有信心。那个开豪车炫耀身份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炫耀的是谁的选择更聪明,而来自中国的蔚来让我看到了希望。”

  这几天,北京一反冬日惯常的苦寒和浓霾,一直沉浸在如洗的蓝天之中。将蓝天带回每日生活中的愿景,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越来越近了。